凶猛的石页

绝赞闭关中✨✨✨
人很凶,但喜欢你的话我就是温顺的石页。...
头像@黑鹰
石页的某一个小号,专门囤d5相关。

我不上色了,我要练线条,线条没练好没脸上色。

因为语吸里面一个傻逼金纹!我!讨厌!杰佣啊啊啊啊啊啊啊!
卧槽你🐎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女主黑了真的好可爱,我爱。

我笑秃了。rm

@明火cherno。
这太好笑了。这就是你专玛尔塔对你的爱,感受到没?

我淦💢💢💢💢💢每次都画质压缩不管我怎么传怎么改,我日,最后一次了,再压我也不管了(....)就放这张吧

对不起..。我觉得大家要被我烦死了还好是深夜。

《我亲爱的贝坦菲尔上尉》 玩家向

空军玩家和佣兵玩家谈恋爱,不知道算不算佣空。暂且先把tag打上,如果不算再撤。

(一)
  她很享受玩空军时那种畅快淋漓的溜鬼感受。翻板窗很快,并且带着可以救人保命的信号枪,英姿飒爽的女军人总是很受人爱戴欢迎。
  缚命挣扎的天赋她说从来不点的。双弹射与大心脏是她流空军必备。
  曾经有专门玩机械师的朋友这样评价:“和她玩就很有安全感。她总是能让屠夫追她上头一整局,我开机真的很舒服。”
  语言里头她也总是会自信地说:“别怕,我在不会输。”

  屏幕里头是玛尔塔略显单薄却十分坚强的背影,她从略暗的屏幕中看见了玛尔塔扭转过来的面孔与,也看见了自己。

(二)

  但再人皇的玩家也有皮断腿的一天。她可算是跪在了窗前——交互斩,一向自信的她竟有“身败名裂在今朝”的错觉。
  屠夫牵着她上了椅子,她就看着队友一个个相继跪地,心道是遇上屠皇了,只好认命投降,干净利落地退出结算界面。
  看着一片胜利中一条显眼的红色,她不免有些恼怒,抓起一旁躺着的软壳烟敲了敲。烟雾中火气似乎迷迷蒙蒙消散了许多。赛后聊天界面她没有退出,静静的看着。
  [小丑]鸡翅蘸可乐:空军挺会玩啊,要不加个好友?

  她撇嘴,敲出一个字。
  滚。

(三)
  高端局同时匹配到一个屠夫是常有的事,在接连四次被这个可乐鸡翅锤炸后,她咬紧后槽牙看着可怜兮兮的战绩与胜率,愤愤之下更改阵营——监管者。

  她是榜上有名的人皇空军,但她的监管者也不会太差。至少也是勉勉强强上了殿堂。
  凌晨的匹配时间一向是很长,她借机又抽了一根烟。簿荷的味道盖住了该死的烟味,让她有些困倦的脑袋瞬间感到了清醒。

  噔。匹配成功。
  三个求生者的头像瞬间亮起,独独剩下一个佣兵头像的玩家没有准备。她心里咯噔一下,脸色一下如同生吃了烟头。
  鸡翅蘸可乐。
  孽缘。

(四)

[佣兵]鸡翅蘸可乐:喔哟呵,香菇你还会玩屠夫啊!

她的ID是我不吃香菇,见这家伙如此自来熟的打起招呼了,她索性没理会,更改了屠夫天赋就在屏幕后头静静看他疯狂加戏。

[机械师]giligili、酷酱:你俩认识?还有佣兵不大好用吧,治疗时间太久我很难修。
[空军]喵喵TV、冉沁大人:第五人脉,稳了。

佣兵起身转动了两下护腕。后又坐下,更改动作吹了一声轻佻的口哨。
[佣兵]鸡翅蘸可乐:我不受伤就行。我打赌三分钟内他砍不到我。
游戏开始。

(五)
 
  她心下是有些不屑的。三分钟内?这口气未免太大了。
  可是当她发现无论是骗拉锯还是假抽刀,怎么样的套路都会被他完美识破然后进行嘲讽时,她的不屑就变成了不甘与惊讶。

  这个家伙用护腕时机掌控非常完美,说他是十分优秀的佣兵玩家根本不为过。
  死追一个高机动的角色本身就很幼稚,但此刻她真的很想打这个家伙的脸,旧仇新仇一起算了算后,输赢对于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。重要的是祭天这个佣兵,让他没机会那么嚣张。
  机子修的快,但求生者似乎达成了默契,压了最后一台机后就主动站在她不远处围观两人的追逐站。她心里明白已经输了,也不想耍赖,干脆就大大方方的继续追击。
  180秒,240秒。
  佣兵嘻嘻哈哈地在她面前跳下地窖,临走前还在她脚下放了个可爱的涂鸦。
  这次她真的被气无语了,主动添加了他的好友。手指敲击屏幕哐哐几下:
  “来一局。”

(六)

  书页被哗哗翻得直响,两人进入了等待界面。
  她的海盗枪手坐在最左边,他的寄生则在右边继续吹口哨。
  其实她是不大喜欢这个动作的,轻浮像一个地痞,他心里的佣兵应该是一个正经的大男孩。可这家伙真是出奇的偏爱这个口哨,吹了一声又一声。
  “吹口哨好烦。”
  她打字打到一半,匹配上了。
  点击准备,话就有了时间在心里过了几圈。衡量思索半晌还是在心中默默撤回了,继续听这家伙拍手一声,口哨一声。
 
  哟,屠夫榜第二的家伙。
  想了想她似乎有印象,便专注去想这屠夫的打法风格。在这思考的过程中她错过了一句话,佣兵打了两次直到进入游戏也没用回他。

  [佣兵]鸡翅蘸可乐:欸你喜欢弹簧手还是刺客还是狼还是鲨鱼啊?

(七)

  又是教堂。这个图是她最喜欢的,因为大面积的版区与转点方便的特点,她总是能在这个地图把屠夫溜到自闭。这个屠夫明显也是听说过她的空军美名,提着火箭拉起无线锯想要骗枪。
  开局撞鬼,出生点又离废墟有距离,她这一枪交得委屈。但送枪总比送刀好。
  但是这下救人就会少了保障,她是不带救人天赋的弹射空军,这类玩法只在早期版本才有出现。现在空军不带缚命多多少少会被人嘲讽,但她依旧固执地点通左右。
  被抓跑不掉也只能怪你自己吧。

  骗完枪后屠夫果然就利落地走了,不论她如何嘲讽也没有追她的意思。她无奈只好去一旁安静拆机,直到队友机械师当当两声跪在地上。

  倒霉。

(八)
  毕竟是屠皇榜第二,水平不是吹出来的。当她救下人挡一刀后,机械师依旧跪在了监管者脚边哀嚎。
  此刻只有一台机子了,应该是压好了的。
  屠夫转身过来追赶她,她暗道一声糟糕,却见远处浓雾中佣兵身影闪近,就在刀落之时窜至她身前,硬生生用护腕挡了一刀。
  这一刀挡得简直漂亮非常,她连称赞都来不及了出口,立刻借着大心脏的加速向远处飞奔而去。
  屠夫不可能不带一刀斩,她多多少少会在亮灯后有一些紧张。又是无线拉锯,屠夫意识很好,直接追了上来企图翻盘。佣兵跟在她身后守着,寸步不离,竟然让她的紧张感削弱了不少,不禁有一些安心。
 
  这种感觉倒是很奇妙,毕竟她是第一次被人保护。她游戏风格从来都是主动找屠夫,溜上个三四台后桃之夭夭,再不济就是祭天撑时间。
  这种有人拿命保她出去的举动还是第一次,虽然意义不是很大,但她依然感动了一下。
  也就一下下。
  她把烟熄在瓷碟上。

(九)
  也就是这样一下挡刀,她算是原谅这个家伙屡次的嘲讽和挑衅了。她本身气量也不是很小,几天下来两人竟然就成了朋友,互换QQ和tt号,开启了语音。
  他开麦时着实让她惊了一下,声音很沉,低低笑起来总让她觉得耳朵有些痒。而她也让他感到吃惊。
  嘶哑的烟嗓。

  “你总是抽烟?”
  “要你管。”

  对方沉默了一下,转移了话题。

  “匹配到了。你喜欢什么佣兵,弹簧手还是刺客还是鲨鱼还是狼?”
   她翻白眼。
  “匿踪绿,适合你。”
  对方又沉默了,只是传来一些尽力压制的笑声。显然是被她突然的幼稚给逗得直乐。

(十)

  这厮真的信了,竟然连着玩绿帽三四局。有这紫皮不用用白皮,她想想也有些良心不安。

  “得了吧,你换个。我审美都疲劳了。”
  他噢了一声,反倒是要求她:
  “我觉得还不错。要不你也换身护眼绿色?”

  她扯嘴角,说声不要,可是角色上套着的俨然是绿色的空军制服了。
  大家都是些无聊的人,竟然都换成了绿色。
  开局后也是个囚徒小丑。

  神经病....她又点烟,打火机咔哒一声随着网线传得很远。他当然听到了,对她说:
  “又抽啊?”
  “嗯。”
  “别抽了,会变成黄脸婆你知道吗。”

  去你的。

(十一)

  俩人双排上分越来越频繁,本在屠夫榜上的他渐渐出现在了人皇榜上。他玩求生者是相当厉害的,放出去绝对能让一片屠夫自闭。
  可他之前很少玩人,战绩上都是清一色的小丑红蝶交替用。她不免有些奇怪,问他:
  “你之前怎么不玩人。”
  他诚实地回答了:
  “保护人太累,还要打配合,我很烦这种。还是杀人好。”

  她突然想起第一次和他玩时他从很远处用光护腕跑过来挡刀的情景。
  还有这些个日子里来他对她的帮助和配合,默契的就像是真正并肩作战过的贝坦菲尔和萨贝达。
  “你不喜欢保护人吗,那你和我玩真是幸苦你了。”

  他又笑,这次笑的格外欠揍张狂:
  “哈哈哈不辛苦不辛苦,你又不是人,你是黄脸老妖婆。”

  她气的挂麦挂机去睡觉,第二天上线时看到的推演记录依旧是是三人逃生胜利。
  她的心就这么意外的触动了一下。

(十二)

  QQ上收到了他的道歉,他似乎觉得自己这么说有些过了,道歉语句无不真诚。
  可她依旧觉得这些真诚之中还是有这欠揍的嘲讽,还有那句“我亲爱的贝坦菲尔上尉”,看的她心头酥麻,一时间回不出句子。
  她敲出没事二字,就关了手机站在镜子前。
  镜子里的她因为常熬夜抽烟,眼圈已经很深了。皮肤也有些黄糙。虽然五官都算是漂亮清秀,但依旧感到有些失落。
  失落时她就想抽烟,可手摸到裤兜时又愣住了,双眼直直盯着镜子里的自己几乎要把镜面看穿。她急促地呼吸两声,竟然掏出烟盒啪嗒一下扔进了垃圾桶里。
 
  再次上线,就收到了他的组队邀请,明显是在等她。

  [空军]我不吃香菇:几点开始等的。
  [佣兵]鸡翅蘸可乐:报告上尉,十一点。
 
  现在是下午一点左右了,她垂眼。

(十三)

  两人配合真的太默契了,无数监管者主播遇到他们后都会啧啧说一声“又是这俩绿油油的青菜。”
  说真的,自从双排后他们用的一直是绿色白皮,两人也没说要换,几月下来都打出了名气,甚至有一些人会拉他们俩cp。
  名字都是吃的,技术都好,还清一色绿绿的。遇到他们时所有人也都会被传染成绿色。
  渐渐有人戏称这是“恋爱绿”,不是“原谅绿”。

  神经病...她翻白眼。
  明明就是原谅绿,她和他玩游戏全靠她的爱与包容,这群人懂个屁。
 
  “噢,恋爱绿,有才有才。上尉考虑一下和我恋爱恋爱?”
  他嘻嘻哈哈地声音在麦里头左右飘摇。

  “做梦吧。”
  她也是轻描淡写地揭了。
  “梦里什么都有。”

  “那么上尉晚安,我去做梦了。”他回道。

  “......滚。”

(十四)

  他靠在椅子上,心里还是有一些嘀咕的。虽然他尽力装得像是个玩笑,但他刚才那一句试探是完完全全用真心在问。
  也幸亏她当成了玩笑,这样拒绝意味着没有完全失去机会。如果是正正经经地表白了被拒绝,指不定他得在屏幕前伤心欲绝多久呢。
  他笑得有点酸。他根本不知道自己是咋喜欢上这个专玩空军的小姑娘的。
  一开始只是单纯觉得她的技术和意识很好,想要认识认识。后来又觉得她性子倔强有趣,竟然就陪着她玩了不少时间的求生者。
  他真的不喜欢玩人,打到殿堂也存粹是为了摸清求生者的套路方便自己打出反套路。很多时候队友之间的配合与互相推锅让他感到疲惫。
  强的队友他跟节奏很累,弱的队友他带节奏很累。

  也只有和这个空军专业户拌拌嘴可以让他打起精神了。
  ...啊。
  他想了想,看着自己的屠夫排名一路滑出榜单。加上心里有些郁闷,竟然破天荒的第一次退了队伍,飞快点进监管者阵营,快得生怕他又收到好友邀请,没忍住又去陪她玩了人类。

(十五)

  这一次进入匹配界面,竟然只有她一个人了。麦他也挂了,她第一次感到有些孤独。
  算了算了。
  或许是累了吧?休息一下没什么。

  可当她在开启第四局,看到屠夫头像下的名字时,她的嘴角突然向下撇出了不满的弧度。

  鸡翅蘸可乐。

  什么玩意儿!

(十六)

  前三局她打的格外认真,可是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判断力下降了很多。跑的时候总有种有人会为她挡刀的错觉,因此屡屡上椅被抓,比赛结束后队友还疑惑地问她:
  咋回事啊,没了另一颗青菜不行了?

  她愣住了,这句话在脑子里挥之不去,竟然一直带到了这一局——他俩是对手的排位赛。

说起来他俩已经好久没有打过对手局了,这么久来一直双排。和好友争锋相对的感觉有些奇妙,而队友也噢哟噢哟地扯起皮来。

  [cp打架啊!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保存视频了。]
  [怎么不双排了,好可惜。]

  她没回,手又摸向了口袋。可当她的手指搜了一圈也无收获时,她才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扔烟了。

(十七)

  失败,失败,还是失败。
  凡是遇到他的对局都是死人全部飞走,也没有留什么情面。她从来都不屑佛系,但这一次却有些双标的在生闷气。
  一句“你他妈怎么敢杀我?”敲出并发送两分钟后,她才从恍惚中回过神来。

  对方没回。
  一直没回。
  直至晚上凌晨,他才回道:

  “以后不玩人类了哈,不好意思。”

  她早就睡去了,她现在已经很少熬夜。不知道是为了谁,或许是明白熬夜真的对身体和脸都不好,还是为了第二天看消息就会彻底失去的一个绿油油的佣兵。

  他很疲倦了,打出这句话更疲倦。他瞄了一眼置顶的备注“我亲爱的贝坦菲尔上尉”,更是疲倦到连关手机的力气也无。

(十八)

  第二天这个备注闪动了一下,回的消息依旧有她的风格,三个字简短有力:
  “随便你。”

(十九)

  她不难过是假的。这三个字完全是在气头上发出去的。他收到后也没回,一直没回,就像投石入海沉得无波平静。

  接下来她就很少开游戏了,她只觉得没劲。一切都没劲了起来,而且尴尬。

  就这么消失了两个月,没有熬夜打游戏,也不再抽烟,再一次仔细打量自己的时候发现——原来已经是个皮肤白皙漂亮可人的人了。

  她盯着镜子,想起了几声低低的笑,几声嘲讽,一句“黄脸老妖婆”,就这么哭了出来。
  她哭完,下定决心上了游戏。

(二十)
  她掉出榜单了,赛季也结束了一次。她翻着屠夫榜单,第一名赫赫挂着他的ID,只是前面加了个前缀,喵喵TV。
  她立刻开始打排位,拼尽全力地打,甚至改了她一贯的双弹射,带起缚命挣扎力求稳妥。
  打了几天总算是到了殿堂,但是上人皇榜短期内实在是太难了。
  她就这么期待着,点开了殿堂第一局。
  不是
  第二局
  不是
  第三局
  第四局
  ......
  就在她排得快绝望了,忽然画面闪动,一个佣兵头像跳到她眼前闪烁着。颤抖移动视线——
  是他。太好了。

(二十一)

  他显然也惊讶了一下,直播间的粉丝知道这些事的,全部都刷起了666。
  [我不吃香菇]
  这个ID他熟悉到闭眼便在脑海可见。
 
  其实他早就有些后悔了,就算是想刷回屠夫榜,也不该用这么伤人的方式。他就不该赌气,不该幼稚。也许还可以和她继续保持好友关系,遇到时还可以调笑一声“第五人脉”。
  但是他的全杀举动、不回消息和故意冷淡的口气显然是伤到她的心了。他甚至换了个QQ,避免这种幼稚鬼才会犯的尴尬。
 
  真是幼稚鬼。
  两个人都这样暗骂自己。
  他看着观众刷的铺天盖地发“青菜军人组”,只好故作正经轻咳两声:
  “喂喂喂,别带节奏刷cp啊!”

(二十二)

  她一准备心里就在擂鼓了。开始憋了一肚子的话全在此刻消化得无影无踪。
  队友都呆了
  [前锋]请缨羸弱溜鬼:哎哟喂,失踪人口回归!
  [慈善家]斗虾TV、菲菲:激动人心。

  说着全部换成了绿色。

  她看到绿色似乎收到了很大的鼓舞,竟然也换成了绿色,进了游戏。开局就看到囚徒小丑在教堂出生地愣着,她过去打了一枪也没反应。
  挂机了?
  她急,立刻敲开QQ,却发现QQ头像是灰色的,动态更新也是几个月前。
  她脑子转的飞快,转眼就打开了他的直播平台,在热门扫了几眼,一眼就看见了他的直播间
  [屠皇鸡翅蘸可乐在线送火箭]
 
  点开,他视角也没动,粉丝弹幕刷得快要盖过游戏画面了。
  她飞快地敲字,疯狂敲字

“cnm傻逼不回我QQ,你给我上QQ!!”
  连刷二十遍。

(二十三)

  不知道他看到没有,她关了直播间,转回QQ界面就开始疯狂给他戳一戳。
  她不抱着希望,毕竟他的直播间弹幕是那样多,厚厚一层多得不屏蔽就看不见画面。
  他的头像忽然亮了起来。
 
  是的,亮了起来。
  她又哭了,但这次她没有哭糊涂,特别清醒。
  敲字速度飞快,发送的也飞快,不经思考,或者说是根本没打算思考。

  他直播没关,就这样把聊天窗口公屏了。
  备注没变,我亲爱的贝坦菲尔上尉。粉丝又刷起了礼物,这一次刷到竟然不是绿帽了,全是粉嫩的玫瑰。
 
  [你在不在??!]

  四个字连发三次,他颤抖回道
  [嗯。]
  [妈的,把直播关了,老子有话和你说!!]
 
 
  (二十四)

  [算了,关个屁!!给老子接电话!]

  接着就是QQ语音的提示,所有人都开始讨论主播会不会接。
  他当然接,而且接得小心翼翼,静静地没有说话。
 
  对方接通后也没说话,似乎在等一个合适契机。
 
  最终还是她没忍住,带着哭腔地喂了一声。

  他震住了,继续沉默。
  就听对方大吼

  “你他妈说话啊!说话啊!老子要表白了!cnm的!我喜欢你!我喜欢你!你他妈干嘛不陪我玩求生者,去你妈监管者!!!!还不佛我,不回我QQ!你有病是不是!”

  他听懵了,粉丝也懵了,游戏里的队友也懵了,因为监管者和空军同时挂机。
 
  “我喜欢你啊!!!”
  她一边哭一边叫,声音照样是沙哑的烟嗓,但比他之前听到的任何一次都要清甜可爱。

(二十五)

  她在心里做好被拒绝的准备,做好全民面前出糗的准备,可她却听到:

  “哟,巧克力和玫瑰给我刷起来!!!!房管控制一下场面哈!”

  “以后不玩监管者了啊!就玩佣兵!取关赶快!”

  她还以为自己出了幻觉。
  她低声委屈地问:“我在做梦?你认真的的吗?”

  他一贯低沉好听的音嗓如是回道:
  “当然了,我亲爱的贝坦菲尔上尉。”

  这一声上尉温柔至极,始终如一。

(二十六)

  本月直播间热度第一竟然是那个叫什么[性感佣兵在线拱青菜]的,这都是什么烂名啊!

这是我滴小号呢✨自我介绍一下,我是石页。
很忙所以产粮随缘,你们可能在clx见过我。我咕咕了。(忘了我这个爬墙的人渣吧。)

吃佣空 裘杰 前盲 社园 黄祭 园医 上等人组
裘空 杰佣(雷金纹相关) 双佣(刺客x原皮) 欺诈 魔冒 佣幸 鹿幸
喜欢用的角色是空军和盲女!(盲女已牵制屠夫180秒)
很雷厂长园丁cp向,我不知道推这对的人在想什么乱lun的骚东西所以天雷。但是亲情向很吃💦💦💦

我的腿肉不好吃,慎点关注。么么哒。